2018年第四期

作者: 發布時間:2018年08月29日 來源:州人大辦

  第四期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大常委會研究室編(總第350期)2018829 

    

    

    

  優化經濟發展環境推動實體經濟發展調研報告 

  州人大常委會調研組 

    

  為深入貫徹落實中央和省、州關于着力發展實體經濟、推動高質量發展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大決策部署,進一步優化我州經濟發展環境,根據州委關于深入開展“抓重點、補短闆、強弱項”大調研活動的要求和州人大常委會2018年工作要點安排,5月中旬至6月底,由州人大常委會領導帶隊,各委室、州直相關單位、部分州人大代表組成9個專題調研組,通過深入縣市區實地走訪企業、與州縣市區相關職能部門、金融機構、企業座談,發放調查問卷,外出考察學習等方式,對全州優化經濟發展環境推動實體經濟發展情況進行了調研。

 

  一、優化實體經濟發展環境的主要做法及成效

 

  (一)轉變政府職能,便民利企的政務環境初見成效。近年來,各級政府在推進政府職能轉變、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政策服務體系建設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良好的政務環境正在形成。簡政放權改革簡化了辦事流程,實現了審批提速提質,州本級權力清單減少了1464項,精簡率達45.5%,全面取消了434項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75家州直部門行政審批事項全部進駐政務服務中心集中辦理,90%以上的州直單位行政審批實現“實時受理、實時錄入、限時辦結”。加大政務公開力度,啟動了互聯網+政務服務建設,開通了“12345”政府服務熱線平台,建成了集政務公開、行政審批、信息發布、非稅收入管理、社會公共服務等為一體的政務服務體系,基本構建了以州政務服務中心為龍頭,縣市政務大廳為骨幹,鄉鎮、村(社區)便民服務中心為基礎的四級政務服務體系。

 

  (二)深化制度改革,競争有序的市場環境逐步形成。各級政府通過深化商事制度改革、構建公共交易平台等措施,進一步發揮了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主導作用,激發了市場主體的創造活力。商事登記改革有效破解企業“出生難”問題,企業領照時間從10個工作日縮短到35個工作日,2017年全州新增私營企業1912戶,注冊資金381億元,内資企業注冊資本金較改革前增長了10倍以上。公共資源交易管理制度完善有效破解企業“交易難”問題,政府采購、工程交易、土地交易、國有産權交易、醫用器械耗材采購等公共資源,統一集中在州公共資源交易中心交易,提高了公共資源配置效率和質量。自2016年運行以來,全州累計完成項目交易3209宗、848億元,增收節資18.8億元。

 

  (三)強化政策扶持,惠商安商的投資環境不斷優化。近年來,州政府積極落實國家西部大開發、武陵山片區脫貧攻堅、民族區域自治等優惠政策,搶抓中央和省支持貧困地區發展産業、擴大就業、融資财政貼息等政策機遇,出台了支持10大産業發展50條等一系列含金量高的政策措施,有效發揮了政策疊加效應。2017年,全州招商引資到位資金達327億元,同比增長25%以上;新引進投資過億元重大項目75個,過10億元特大項目22個,同比分别增長19%120%,碧桂園、首旅集團、唐人神等一批500強企業落戶我州。

 

  (四)完善工作機制,公平正義的法治環境穩步構建。全州司法機關不斷強化法治理念,完善工作機制,在打擊刑事犯罪、調處民商事糾紛、化解社會矛盾、促進司法公正等方面成效明顯,有效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近三年來,州中級人民法院新收商事案件696件,結案752件;全州檢察機關開展優化經濟發展環境專項偵查監督活動,依法辦理非法吸收公衆存款、集資詐騙等涉衆型經濟犯罪3080人,依法批準逮捕擾亂市場秩序、阻工鬧事等損害經濟發展環境行為73人;公安機關重拳整治影響重點工程施工環境和重點企業正常生産經營的違法犯罪行為,刑事立案457起,查處治安案件690起,排查調處矛盾糾紛8413起,調處成功率94.75%

 

  二、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政務服務環境不優,行政效能有待提高。主要表現在:一是服務意識有待提高,“中梗阻”現象仍然存在。一些部門和幹部對企業“敬而遠之”“舍親保清”問題比較突出,面對企業的訴求,過于強調辦事程序、法律依據、政策規定等“條條框框”,主動為企業排憂解難少。有企業反映,在辦理專項資金撥付時,需經項目主管部門、财政部門、政府領導等10多人層層審核簽批。一些幹部和群衆反映,有的部門辦事程序複雜,手續繁多,一件簡單明了的事情,需要多個部門、多個分管領導簽批,多個科室經手,搞“門前三尺硬土”,“不拜碼頭不放行”,效率低下。二是部門銜接不夠緊密,“多頭跑、反複跑”現象仍然存在。部門之間職責交叉重疊,職責不清,審批互為前置、推诿扯皮現象不同程度存在。一些業主單位反映,在辦理項目選址規劃意見時,規劃部門要求提供項目建議書審批文件,而發改部門已取消項目建議書批複;在辦理同一項目的規劃用地和規劃建設審批時,除了找規劃部門多個股室審批外,還須到其他7個部門分别重複簽章2次。三是政務服務平台運行不夠規範,“兩頭辦理、體外循環”現象仍然存在。泸溪縣、鳳凰縣、古丈縣政務大廳硬件不足,進駐單位和事項偏少。一些政務中心進駐單位“明進暗不進”“兩頭辦理”“體外循環”等現象比較普遍,一些窗口“隻挂号不看病”,個别單位全年無辦件。調研發現,除群衆證件申辦、稅費交納等簡單辦理事項可一次性辦結外,企業重要行政審批許可、建設工程許可、資金項目審批等關鍵性、實質性的許可事項仍需内外跑、多頭跑、反複跑。

 

  (二)簡政放權含金量不足,行政審批效率有待提高。主要表現在:一是權力下放不配套、不同步。部分下放的行政審批事項存在“接不住”或“接不好”現象。如衛計、食藥、工商、質監等部門下放的檢驗檢測計量事項,由于縣市缺乏相應的檢測設備和專業技術人員,造成積壓或“反委托”上級部門代為審批,審批時間比下放前更長。二是審批流程環節多、耗時長。調查問卷顯示,“審批流程複雜,環節多、耗時長、效率低”,是企業反映最突出的問題之一,尤其是涉及工程建設領域的審批最為明顯。據對政府投資民生項目解剖發現,從立項、開工到竣工驗收,需曆經18個環節、23個職能部門審批,加蓋60多個公章,最少需要234天。三是信息數據不共享、難兼容。部門電子政務系統以縱向服務為主,橫向兼容服務缺失,信息無法共享,一些涉及多個部門的事項無法協同審批,需跨層級審批的事項無法聯網審批。如公民的戶籍、婚姻、生育和企業的工商、稅務、社保等基本信息分别在公安、民政、衛計、工商、稅務、人社等部門信息庫,無法跨部門共享,群衆辦事時需要重複提交各類證明,反映強烈。

 

  (三)法治環境仍不寬松,事中事後監管有待加強。主要表現在:一是行政執法行為不規範。執法部門多頭執法、重複檢查現象存在,部分行政執法人員随意執法,侵犯企業的正當權益的現象時有發生;執法過程中不作為、慢作為、軟作為的問題比較突出。二是重審批輕監管、重執法輕服務現象比較突出。企業反映,不少職能部門仍不同程度存在“以批代管”“隻批不管”的行為,“重執法輕服務”的現象比較普遍。三是企業周邊環境有待改善。有施工單位反映,周邊治安狀況較差,物資被盜、阻工等現象時有發生。一些群衆法律意識淡薄,把企業當“唐僧肉”,千方百計侵占企業利益,幹擾和破壞企業正常的生産經營。泸溪縣金源粉體材料有限公司反映,州中級人民法院已經判決生效的民事糾紛案沒有執行到位,周邊村民還時不時以不合理的要求幹擾企業正常生産經營。

 

  (四)政務誠信建設滞後,招商引資違約失信問題反映較多。企業普遍反映,一些部門和人員對招商引資政策熟悉不夠,把握不準,企業引進來後,政策不落實、承諾不兌現等系列失信現象屢見不鮮;“新官不理舊賬”的情況依然存在,對上屆政府、前任領導承諾的事項不上心、不下力落實,企業頗有怨言。龍山縣某企業反映,政府在引進該企業時,承諾搬遷廠址附近居民,企業繳納搬遷相關費用後問題久拖不決,搬遷戶數從引進之初的15戶增加到100戶;泸溪縣個别企業也反映,政府沒有兌現供地、“三通一平”等承諾事項,後續項目建設無法及時跟進。

 

  (五)融資渠道不暢,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依然突出。受國家宏觀政策調控影響,銀行出于風險防控考慮,持續收緊放貸規模和額度,對中小企業融資擠出效應加劇。數據顯示,近三年全州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餘額占比呈逐年下降趨勢,分别低于全省平均水平8.67.77.4個百分點,新增中長期貸款減少20.7億元,降幅達31.3%一是企業擔保能力不足。銀行對抵押擔保物要求較高,中小企業既無法提供合法有效且足值的抵押物,也無法向擔保公司提供相應的反擔保,加之固定資産折舊率高,進一步增加了企業融資難度。如花垣縣五龍公司反映,其茶葉基地建設占資金總投入的72.6%,卻不能作為固定資金向銀行抵押貸款。二是融資中間成本高。銀企信息不對稱,企業基礎數據不全,使企業每筆貸款都需承擔擔保、評估等中介服務費,拉長了企業融資鍊條,增加了融資中間成本。據了解,企業除了支付正常的貸款利息外,還需承擔擔保費、保險費、評估費、公證費等相關費用,一筆利率7%的銀行貸款,綜合融資成本超過10%甚至更高。三是過橋資金成本高。銀行貸款到期後必須先“還舊”再“借新”,加之政府轉貸應急周轉資金平台建設滞後,企業不得不轉向民間借貸機構進行過橋貸款,承擔高出銀行34倍的利息成本。如花垣通力公司以3分息向社會融資500萬元。

 

  (六)人才引進體制機制不活,企業結構性用工矛盾突出。主要表現為“三難”:一是工資待遇低,産業工人難招。我州企業員工工資普遍偏低、工時較長,适齡青年甯願外出打工也不願留在本地,企業招工多為周邊務農的中年婦女和老年人,季節性和随意性較大,員工流失率高。經開區一家電子廠反映,由于資金和研發推遲投産,為留住年初招收的幾百個工人,半年内不得不額外承擔800多萬元的工人工資。二是配套政策不完善,科技人才難留。企業普遍反映,我州人才引進側重于黨政機關、科教文衛等體制内專技人才,企業緊缺的科研人才引進比較薄弱,加之對人才引進後的職稱評定、子女就學、家屬就業、社會保障等方面配套措施不完善,科技人才引進難、留住難的問題比較突出。保靖縣新中合科技光電股份有限公司反映,很多技術人員達到相關職稱要求,但因為評定過程繁瑣,職稱一直得不到解決,嚴重影響員工積極性;公司引進的高級技術人員,待遇和住房得不到保障,實習津貼、就業津貼落實不到位三是人才意識不足,管理人才難求。調研發現,企業普遍缺乏現代企業管理人才,管理不規範,銷售渠道不暢,抵禦風險能力十分脆弱。

 

  (七)政策落地轉化存在障礙,實施效果未達預期。對實體經濟發展環境重視程度不夠,研究不深。一是政企對接渠道不暢,政策透明度有待增強。我州涉企政策發布渠道分散單一、各自為政,且缺乏對政策的全面解讀和相關業務培訓,影響了企業對相關政策的掌握和運用。調研發現,很多企業對電價政策了解不多,運用不夠。如銳陽電子公司報裝變壓器容量為1250千伏安,每月需繳納基本電費2.5萬元,但實際上該企業最大負荷需量為500千伏安,按最大需量計價每月僅需1.5萬元。二是産業引導基金不足,政策紅利效應難以發揮。我州各類涉企扶持引導資金條塊分割,較為分散,産業基金建設滞後,财政資金引導和撬動作用不明顯,難以發揮放大效應。三是配套措施跟進不力,優惠政策落地轉化難。一些縣市對國家和省出台的優惠政策缺乏深入研究,沒有配套接地氣的具體措施,緻使政策懸空難以落地見效按《關于深入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推進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加快發展的若幹意見》(湘發〔20124号)規定:工業用地出讓金最低标準,可區别情況按《全國工業用地出讓最低價标準》10%50%執行,一些縣市沒有研究出台具體的實施細則和操作辦法,緻使優惠政策“看得到卻享受不到”。 

 

  (八)要素成本不斷上漲,企業利潤空間受到擠壓。生産要素成本快速上升導緻利潤空間大幅縮減,成為企業集中反映的問題之一。數據顯示,2011年以來,全州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百元主營業務收入成本上升了3.4元;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下降了10.5個百分點;利潤總額、利稅總額分别下降了6.5億元、17.9億元,主虧損企業從17戶、0.4億元增至53戶、3.2億元。調研中,除正常的市場價格變動因素外,企業反映最突出的問題集中在社保繳費、水電氣價格、中介服務收費等方面。一是社保繳費水漲船高,養老保險負擔最重。目前,我州“五險一金”企業繳費部分為職工工資總額的30%左右(養老19%、醫療7%、失業0.7%、工傷0.72.7%、生育0.5%、住房公積金5-12%)。企業普遍反映,随着企業工人工資剛性增長,社保繳費基數随之水漲船高,加劇了企業人工成本支出壓力。以養老保險為例,2017年我州以全省企業在職職工平均工資為繳費基數,即4491/月,最低繳費标準為2695/月;費率标準為19%。而深圳市最低繳費标準則為最低工資标準,即2130/月,費率标準也比我州低6個百分點。經測算,州内企業最低需為員工繳納“五險一金”9159.2/.年,其中養老保險6145/.年,占67.1%二是水電氣成本攀升,部分企業陷入困境。水電氣等資源要素類價格上漲使企業特别是高能耗企業成本支出壓力劇增。調查顯示,農産品加工企業水電費支出占生産成本比例平均達30%左右,錳鋅鋁加工企業用電成本占生産總成本的30%40%我州一般工商業電價比貴州銅仁高出0.120.16/度,大工業用電價格貴出0.080.12/度。調查發現,因電力計價方式的影響,一些企業的實際用電價格遠高于平均價格。如湘西經開區金成混凝土、東順紙業2017年度用電均價達3.04/度、2.05/度。企業還反映,電力建設周期長,非計劃性停電時有發生,水和天然氣價格偏高等因素加重了成本負擔。三是中介機構管理混亂,隐性成本居高不下。中介服務市場培育不充分,行業壟斷、價格虛高的問題比較突出。企業座談反映,在中介服務機構與行政單位脫鈎前,辦理環評手續費用僅幾萬元,脫鈎後費用高達十幾萬元。此外,重複收費、違規收費的問題仍然存在。企業反映,在辦理貸款抵押、增資驗資,在資産未發生變化的情況下,對不同年度或不同審批事項,都要對同一資産重新審計、評估和收費。

 

  三、對策建議

 

  (一)以“最多跑一次”為目标,嚴格時限倒逼,确保“放管服”改革取得突破性進展。一要着力“清單”和流程再造,全面公開。堅決貫徹國務院、省政府關于推進“放管服”改革的會議精神和政策要求,嚴格按照“清權、減權、放權、并權、轉權、曬權”原則和“精簡化、一體化、标準化、網絡化、公開化”的标準,明确責任,把握時間節點,倒排時序進度,大力精簡和下放行政許可事項,重新梳理部門責任清單、權力清單和市場準入負面清單,重新梳理行政審批許可和服務事項,逐項明确辦理依據、申請條件、提交材料、辦理時限等标準,消除模糊語言和兜底條款,着力清單和流程再造。統一編制州、縣市兩級統一規範的政務服務目錄和“最多跑一次”事項,并在統一平台上全面公開,開展廣泛深入的宣傳活動,形成強大聲勢和影響,接受社會監督。二要着力抓實“三進”工作,确保所有審批許可和政務服務事項“應駐盡駐”。嚴格工作和紀律要求,确保州、縣市所有單位審批許可和服務事項必須按人進、事進、權進的要求,進駐政務服務中心,切實做到隻進“一扇門”“隻跑一次”,堅決杜絕“兩頭受理”“體外循環”,強化監督問責,一經發現,嚴肅處理。三要整合、優化政務服務窗口,實現“一窗受理、集成服務”。借鑒先進地區經驗,結合實際推行并聯審批,統一将原政務中心服務分散窗口科學整合為“投資項目”“商事登記”“稅費征管”“醫保社保”“公安服務”“社會服務”等綜合受理窗口,簡化優化審批流程,實現“一窗受理、集成服務”。四要加快“線下線上”融合,大力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加快建立政務信息資源基礎數據信息庫,整合數據共享交換平台,建立統一的身份認證體系,推動公共數據資源在不同部門以及州縣市政府之間對接共享,推進數據互聯互通,打通“數據生命線”,大力完善“互聯網+政務服務”一體化平台,完善州、縣市、鄉鎮以及行政村的政務服務網絡平台建設,把實體政務大廳、網上政務平台、移動客戶端、自助終端、服務熱線結合起來,實現政務服務事項“一号申請、一窗受理、一網通辦”,達到“就近辦”“網上辦”“馬上辦”“一次辦”,真正便企利民。五要建立全州統一的涉企政策法規發布平台,提高政策透明度。由政府牽頭,認真梳理和歸集各部門涉企重要政策法規信息,分類設置投資項目、招商引資、商事登記、稅費征管、公安服務、社會服務等涉企便民信息服務闆塊,在州、縣市政務服務平台分類别統一發布,讓企業和群衆廣泛知曉、全面了解。六要精心組織政府機構改革,優化機構、職能與編制。抓住新一輪政府機構改革難得契機,加強頂層設計和統籌協調,優化機構設置,加大編制、人員調配,着力解決職能交叉、職責不清、人事不相稱的問題。

 

  (二)開展簽約項目集中清理,兌現政府承諾事項,塑造誠信政府。在全州範圍内開展一次縣市區政府簽約項目、招商引資項目的集中清理活動,全面清理過來政府與企業簽訂的合約合同,摸清政府未落實的承諾事項和存在的問題,逐一研究解決措施,依法兌現政府履約承諾,嚴格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樹立政府誠信。

 

  (三)針對實體經濟發展研究制定剛性政策,切實降低企業要素成本,增強企業發展活力。州政府要高度重視實體經濟發展,進一步提高認識,堅持問題導向,組織專門的調研組,深入企業和有關單位,分别對金融支持小微企業和實體經濟情況、電力價格、企業“五險一金”、稅費負擔、中介機構服務、土地供應情況、企業用工、物流運營情況等企業反映比較強烈的八個問題開展深入細緻的專題調研。根據專題調研情況,針對實際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州政府要研究出台切實可行“硬通貨”,讓上級優惠政策落地,讓本地優惠政策落實,切實解決企業的痛點、難點和堵點,真正降低企業生産經營成本,增強發展後勁,拓展發展空間。

 

  (四)強化監督考核,嚴格責任追究,建立優化營商環境的工作機制一要成立以政府主要負責人為組長的優化營商環境領導小組,明确專門、穩定的工作負責機構,設立投訴舉報電話,建立健全涉企投訴快速反應和監督問責機制,及時處理企業和群衆反映的問題,做到有訪必接,有事必查,有責必追。定期開展各項涉企便民政策督導落實,集中開展“治庸治懶”專項行動,對不作為、亂作為、慢作為等損害經濟發展環境的行為進行專項治理,發現一起,通報一起,問責一起。二要建立定期研究營商環境工作機制。各級政府要定期聽取相關職能部門、信訪部門、聯系企業和重點工程的領導、企業、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基層群衆有關營商環境的建議意見,對存在的突出問題、違約失信行為進行集中研究、集中清理、集中督辦,及時高效解決堵點難點,舉一反三進行整改。三要采用“第三方評估”、作風評議等方式,對有關行政許可部門、經濟服務部門、執法監管部門、社會服務部門等進行定期評估評議,讓群衆和企業說話,讓“第三方”評判,并将評議評估結果嚴格與績效考核挂鈎,嚴格責任追究,倒逼服務質量和效率提升。

 

  五)嚴格依法行政、依法監管、公正司法,嚴厲打擊破壞經濟發展環境、侵害企業合法權益的違法犯罪行為,營造公平公正的法治環境。要建立責任明确、運行有序的備案審查工作機制,做到“有件必備、有備必審、有錯必糾”,切實強化規範性文件制定和備案審查,從源頭上防止違法違規政策文件的出台,維護法制和政令的統一;要創新監管方式方法,建立健全以“雙随機、一公開”監管為基本手段、以重點監管為補充、信用監管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規範執法行為,減少監管中的重複、煩苛和自由裁量權;要及時處理涉企案件,依法快速打擊各類無理取鬧、非法阻擾企業正常生産經營的涉企違法犯罪行為,切實加大對企業合法利益的保護力度,營造公平公正的法治環境。